割韭菜狂人成首富!4年躺赚5733亿

  近日,《财经》杂志官微称,据内部人士透露,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平台币安(Binance)估值将达到3000亿美元,而其创始人赵长鹏因拥有30%的币安股份,身家达到900亿美元(相当于5733亿元)。一举超过身价4244亿元的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马化腾、马云等,晋升新一届华人首富+全球十大富豪之列。

  随后,赵长鹏在推特发文疑似回应此事:“没有流动性的估值没有多大意义。”言下之意:榜单所示财富估值并未考虑到市场流动性的因素。

  在“华人首富”的消息出现之前,大多数人还不知道赵长鹏是谁,但是在币圈,赵长鹏确实是真正的大佬。

  多年来,币安一直因为各种原因遭遇用户维权。作为币安背后的操盘手,赵长鹏四处迁徙,游走在加密货币政策相对宽松的国家和地区,上演了一场真正的“流浪地球”。

  如今的赵长鹏,虽然被封为“华人首富”,但他和他的财富还是无法真真正正地曝光在阳光下。

  华人首富换人了?“神秘人”竟来自币圈。最近这个消息登上了各大社交媒体的头条。

  近日,《财经》杂志官微称,据内部人士透露,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平台币安(Binance)日交易额达到760亿美元,按照目前交易规模,币安估值将达到3000亿美元。《福布斯》数据显示,创始人赵长鹏拥有30%的币安股份。按此计算,他身价现已达到900亿美元(相当于5733亿元)。一举超过身价4244亿元的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晋升新一届华人首富,并跻身全球十大富豪之列。

  如此看来,赵长鹏确实是一匹“黑马”。因为今年11月4日,福布斯发布年度中国内地富豪榜。排名第一的是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身价为4244亿元。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3825亿元)、宁德时代创始人曾毓群(3272亿元)、腾讯创始人马化腾(3162亿元)紧随其后。以此计算,赵长鹏如今的身价超出中国内地首富钟睒睒35%。

  因此也有网友感叹:“4年时间,(赵长鹏)走过了互联网首富20~30年的路,走过了地产和实业首富40~70年的路。后者的这些行业曾经也都是高增长的代表,但和前者一比,又都不够看了。”

  引起热议之后,赵长鹏马上在朋友圈和推特分别用中英发文回应此事。“如果我以1美元的价格将公司 0.01%的股权出售给某人,则该公司价值10000美元。如果我发行1万亿枚代币,并将其中1个以1美元的价格卖给某人,那么我就有了价值1万亿美元的代币。没有流动性的估值没有多大意义。”显然,赵长鹏的言下之意是,对其财富的估值并未考虑到市场流动性的因素。

  不过,也有多位网友质疑起这个连马化腾年龄都写错的榜单的真实性和专业性。还有网友认为,“900亿美元低估了赵长鹏的整体财富水平。因为除了30%币安股份,赵长鹏的其他资产并未计算在内,比如BNB、比特币等数字货币。财富水平是个可以比肩马斯克的人。”

  据媒体报道,赵长鹏2014年卖掉了上海的房子,以600美元价格“梭哈”比特币。此后,赵长鹏就逐步把大部分个人资产转移到了加密货币上。据他称,此后也卖出过一部分,但大部分还在,加密货币资产占他个人财富的比例现在是99%。他再也没买过房子等固定资产,因为 “流动性太差”。

  如果真如他所言,按照现在币值,他手中的加密货币已经是一笔巨额财富。福布斯今年4月6日发布的《2021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也显示,赵长鹏以19亿美元财富位列《2021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第1664名。而仅仅过了半年多,赵长鹏的财富估值就暴涨4636%,飙升到900亿美元,排名也从1664名飙进世界TOP10。不禁令人感叹:“币圈一日,人间十年。”

  另据外媒报道,赵长鹏在币安的股权占比实际上超90%,此前拒绝公开融资的赵长鹏也在近期松口称币安主体并不排除公开上市计划。目前,币安正在选择更传统的组织架构以应对全球政府对加密货币的监管。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财经》杂志发布的微博文章作者署名为尚文,铅笔道搜索了一下财经杂志的微博,发现11042条微博中,只有这一篇是署名“尚文”。这篇来路不明的文章,对赵长鹏而言是“追捧”,还是“捧杀”?引人遐想。

  在“华人首富”的消息出现之前,大多数人还不知道赵长鹏是谁,但是在币圈,赵长鹏确实真正的大佬。

  据过往报道,1977年赵长鹏出生在江苏,父母都是教育工作者,父亲是一名大学教授。上世纪80年代末,赵长鹏随家人移民至加拿大温哥华,大学就读于加拿大蒙特利尔的麦吉尔大学,专攻计算机科学。

  进入职场的赵长鹏也是一路升级打怪。他先是去了东京股票交易所工作,后又去了彭博社开发期货交易软件。27岁时,这名编程奇才就已经在不到2年内获得了3次晋升,负责管理位于新泽西、伦敦和东京的庞大团队。

  赵长鹏回国创业,成为他人生的转折点。2005年,他在上海先后创立了富讯信息、比捷科技等公司,赚到了第一桶金。其中富讯信息专门为券商开发速度最快的高频交易系统。

  一个版本比较传奇。2013年8月的一个晚上,赵长鹏和两个朋友在上海玩扑克,这两个朋友分别是比特币交易平台BTCC的创始人李启元和时任光速创投合伙人曹大荣。

  在这次活动上,曹大荣提到了比特币,这是赵长鹏第一次听说它。曹大荣建议赵长鹏:“你应该投身于比特币或区块链创业,”李启元更是建议:“你应该把10%的净资产投入其中。如果它归零0,你不过损失你净资产的10%,但它翻倍的可能性更大。”

  另一个版本则比较普通。赵长鹏本人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说,2013年年中,他读了比特币白皮书,觉得这个技术可能会 work(运转)。为了进一步了解行业,2013年底,他去拉斯维加斯参加了一个行业峰会,见了很多现在行业里的大佬,发现他们“非常真诚,也非常努力”。在机场准备离开时,赵长鹏决定卖房买比特币,并且辞职100%加入这个行业。

  舍得在寸土寸金的上海放弃未来一定会升值的千万房产,进行一场不确定的投资,赵长鹏确实是个狠人。除了卖房炒币,他还加入过加密货币钱包团队负责产品开发。此外,他还曾在法定货币和数字货币之间的交易平台OKCoin担任首席技术官不到一年时间。

  他这一切的准备,都是为了日后的单干做准备。2017年7月,赵长鹏携团队创建了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币安(Binance),发行了数字资产“币安币”(BNB),开启了他真正的暴富之路。

  初出茅庐的币安,就遇到了一个“天赐良机”。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七部门联合发布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代币发行融资活动为“非法金融活动”,所有相关交易平台都需要在月底前清理关闭交易。

  禁令一经推出,近千家交易所倒下,其中包括当时的国内三大数字货币交易所OKCoin、火币网、比特币中国。

  币安则在这场整顿中“独善其身”。原因是赵长鹏早已听到风声,在8月底就将币安转移“跑路”到了国外。借由海外身份,币安不仅逃过一劫,还把三大交易所的流量抢了过来,导致业务量暴涨,直接逆袭。

  从2017年9月到12月,比特币的价格飙升,从3000美元到20000美元,涨幅达到了惊人的570%,人们排队进入加密货币交易所。2017年12月18日,币安交易所单日交易量问鼎全球第一。2018年1月,币安交易所单日交易量超过100亿美元,注册用户超过500万。2018年2月,福布斯发布了首个数字货币领域富豪榜,币安创始人赵长鹏位列第三,身家估值11-20亿美元,为前十名中唯一的华人。并登上本期福布斯杂志封面。

  自2020年以来,全球比特币流动性大幅加速,价格再次水涨船高。受益于海外用户不断增加,以及币安推出一条公有区块链“币安智能链”,币安的交易用户量暴增,目前已达到600万,迅速成为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币安在飞速发展获得了高额利润。根据币安2021年第一季度的BNB销毁公告,外界反推其利润高达30亿美元。

  赵长鹏的巨额财富一下子被曝光在公众面前,有不少人感叹于币圈的“造富神话”,但也有不少网民翻出币安以往的一些争议。

  比如穿仓事件。2020年8月,不少币安合约用户表示,在币安进行交易之后,导致穿仓,保证金已经全部赔光了不说,还反而又欠了币安一笔钱。一位用户表示,自己欠了币安2200USDT,“币安的流氓合约真是用心险恶,稍不留神,就会掉进了币安的陷阱。”

  除此之外,私吞国外用户107个比特币事件、币安智能链多个项目跑路事件、2100万比特币数据压盘事件、合约市场拔网线恶意爆仓事件等,被无数用户称为“收割机”。

  此外,币安还曾因合伙人炮制“币安101女团”,爆出团队以“美、胸大、会聊天”为招人标准等“骚操作”来吸引币圈男性用户充值。

  虽然因提前跑路而收获了一波红利,但币安还是逃不开被“驱逐”的命运。随着全球监管机构对加密货币行业的监管日益趋紧,作为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币安也受到多国“点名”。由于缺乏适当的许可证,越来越多的国家要求币安及其附属公司停止在其境内提供服务。

  今年5月,据彭博社报道,美国司法部和国税局对币安展开调查。知情人士称,作为侦查行动的一部分,负责调查洗钱和逃税行为的官员约谈了了解币安业务内情的个人。今年9月,美国监管机构扩大了对于币安的调查范围,监管者正审查币安可能的内幕交易和市场操纵。

  至今,已有美国、英国、日本、开曼群岛、新加坡、泰国澳大利亚、马耳他、意大利、立陶宛等国家,以及加拿大OSC 禁止在加拿大安大略省使用币安。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明确表示,对币安的反洗钱标准感到担忧,并称币安没有设立总部是个“大问题”。

  作为币安背后的操盘手,赵长鹏四处迁徙,游走在加密货币政策相对宽松的国家和地区。2017年跑去日本运营,2018年日本禁止币安,跑去英国运营;2019年英国禁止币安,又跑去美国;2020年美国禁止,今年跑去新加坡。

  从成立起,赵长鹏就一直在跑,上演了一场真正的“流浪地球”。目前币安也没有实际的办公地点。虽然公司在全球拥有3000名员工,但分布在全球60多个国家和地区,日常会以各种办公软件远程协作。

  虽然始终流浪,但赵长鹏并没有放弃“努力”。期间,赵长鹏还曾尝试通过示好某些国家以取得一个容身之处。2018年7月,日本西部遭受暴雨袭击造成大规模洪水和山体滑坡。赵长鹏在推特宣布,币安将向西日本暴雨灾区捐款100万美元,而宣布的日子,恰好是7月7日那天。也因为此,赵长鹏被网友冠上了“币圈卖国贼”的恶名。

  如今的赵长鹏,虽然被封为“华人首富”,但他和他的财富还是无法真真正正地生活在阳光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