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币亏了6个亿!马斯克被比特币打脸 但特斯拉在中国挣了880亿

  2月7日,特斯拉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的10-K年报文件显示,2021年特斯拉在中国市场收入达138.44亿美元,同比大增107.8%。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由于公司比特币的账面价值变化,计提了约1.01亿美元(约合6.42亿元人民币)的减值损失。

  文件还披露,2021年11月16日,美国证监会向特斯拉发出传票,要求特斯拉提供有关履行2018和解案涉及的管理流程(注:马斯克2018年时曾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试图将公司私有化,随后遭到美国SEC的证券欺诈指控。2018年9月双方达成和解协议,特斯拉需要对马斯克的公开表态进行监管)。

  截至美东时间2月7日收盘,特斯拉股价下跌1.73%,报收907.34美元/股,总市值为9112.1亿美元。

  据特斯拉年报文件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特斯拉持有的比特币公允市场价值为19.9亿美元。

  公开资料显示,特斯拉于2021年年初买入15亿美元比特币,价格约为3.5万美元/枚。2021年2月,特斯拉购买比特币一度浮盈超过71%,浮盈金额超10.69亿美元。

  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曾公开表示,决定以比特币形式持有部分公司现金,因为这种资产比现金更好。“法定货币的利息是负数,只有傻子才会盯着法定货币。”马斯克说。

  马斯克不仅积极持有比特币,更着力推广其流通使用。2021年2月8日,特斯拉在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中表示,将在法律允许的条件下,开始在有限的范围内接受比特币作为支付形式。

  2021年3月,特斯拉美国官网显示,用户在购买车辆时可以选择用比特币付款。但特斯拉仅使用内部开源软件直接运营比特币节点,即支付给特斯拉的比特币将被作为比特币保留,不会转换为法定货币。

  2021年5月13日,由于担心加密货币对环境产生影响,比特币购买特斯拉也被终止。马斯克表示,一旦比特币挖矿过程中的可再生能源占比提高50% ,公司就会再次接受比特币付款。

  马斯克曾被称为比特币“操纵者”,每次其关于比特币的言论发布后,比特币价格都会出现大幅波动。如,2021年2月8日后,比特币价格暴涨1万美元;2021年5月13日,比特币价格狂跌1万美元。

  在营收方面,2021年,特斯拉中国市场表现亮眼,收入达138.4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80亿元),同比大增107.8%。特斯拉2021年前三季度在中国市场收入为90.15亿美元。以此计算,2021年第四季特斯拉在华收入为48.29亿美元。

  中国乘联会数据显示,2021年特斯拉在中国的交付量达到484130辆,占特斯拉全球93.6万交付量的51.7%。除美国之外,中国是特斯拉第二大市场,2021年营收占公司总营收比例达25.7%;美国市场的收入达239.73亿美元,占公司总营收比例44.55% 。

  特斯拉CFO扎克?柯克霍恩(Zach Kirkhorn)表示,在特斯拉利润率改善方面,Model Y是关键,因为它的利润率比Model 3高得多。上海超级工厂的本土化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对利润率有很大的帮助。某些市场的价格上涨也有助于提高利润率。

  2021年12月31日特斯拉中国官网显示,Model 3后轮驱动版价格调整为26.5652万元,与此前售价相比上调1万元;Model Y后轮驱动版价格调整为30.1840万元,与此前售价相比上调2.1088万元。

  特斯拉表示,供应链是目前发展的主要限制因素,可能持续到2022年。公司2022年依然面临芯片限制问题,2023年将会得到缓解。

  柯克霍恩表示,未来特斯拉的软件业务是发展重点,因为软件业务的利润率非常高。当FSD和Robotaxis最终出现时,优势将会体现出来。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一段时期,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收到的关于特斯拉汽车意外和不必要的制动事件投诉越来越多,监管机构表示正在调查。

  这种现象通常被称为“幽灵刹车”。是指配备了先进驾驶辅助系统的车辆出现一个令消费者不安且具有潜在危险性的故障。这个故障对车后跟随行驶的其他车辆来说是一种潜在危险。

  遇到过情况的司机们一直称这些幽灵刹车事件是“令人毛骨悚然的”,而且有可能是“灾难性的”。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在过去的三个月里,关于无故刹车的报告已经上升到107起,而在之前的22个月里只有34起。

  这个时间点与特斯拉决定停止在其车辆上使用雷达传感器,转而使用仅有摄像头的系统相吻合。

  卡内基梅隆大学专注于自动驾驶汽车安全的教授Phil Koopman表示:“幽灵刹车是当开发人员没有正确设置决定阈值,以决定什么时候有东西存在与假警报时发生的情况。”其他公司所做的是,他们使用多个不同的传感器,并在它们之间进行交叉检查——不仅是多个摄像头,还有多种类型的传感器。

  举例来说,一个漂浮在道路上的袋子,在摄像头看来可能是一辆卡车从而制动,但如果它能被雷达或LiDAR交叉验证,就可能避免出现幽灵制动的情况。

  中国的特斯拉车主“龙猪-集车”去年12月份在社交平台上称,自己遇到了特斯拉“幽灵刹车”的故障。

  据其介绍,某日早晨,当他驾驶特斯拉Model 3进口版,开启AP功能定速(80km/h)行驶在沪嘉高速上时,车辆突然自动刹车。险些造成后车追尾。事发时路况、天气等情况良好。

  特斯拉在2021年的营收达到538.23亿美元,较去年增加71%;另外,它的净利润更是同比暴增665%,创出上市19年以来的新高。在现金储备方面,特斯拉在2021年拥有50亿美元的自由现金流,比去年增长80%,表现优异。

  业绩之外,值得一提的还有特斯拉的交付能力。2021年,全球疫情蔓延导致供应链紧缺,缺“芯”问题在汽车行业尤为严重。据市场情报集团LMC Automotive的研究估计,到2021年,全球轻型汽车产量将减少960万辆。与此同时,特斯拉依旧实现了94万辆的年交付量,同比增长了87%。由此,特斯拉的垂直整合能力以及在自研芯片上的优势也开始为人所津津乐道。

  在1月初发布交付数据后,特斯拉股价一度飙升至1200美元,但随后还是跟随着科技股大军的脚步,开启了“跌跌不休”的模式。粗略估算,从2022年初至今,特斯拉股价已经从高点跌去21%,同期的纳斯达克指数跌幅为14%。

  张翔向记者分析,这与特斯拉本身的运营关系并不大。“很大一部分投资特斯拉的投资者属于短线投资者,他们会利用新能源股的窗口期进行抛售,”他指出,虽然投资者抛售会导致股价下跌,但长期来看,特斯拉股价会继续因为各项经营、销售指标而得到推高。

  对此,产业互联网行业资深分析师、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案例中心研究员钱文颖也持有相近的观点。她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二级市场对于公司价值的判断看的是未来。特斯拉营收和盈利的利好带来的股价攀升实际早在财报消息出来前就已经在二级市场提前释放了。”所以她认为,当消息落地时,特斯拉的股价会容易出现短期的转跌。

  虽说股价转跌很有可能只是短期的现象,但谈到特斯拉目前的处境,钱文颖也直言是“高处不胜寒”。她向记者表示,如果特斯拉只是一家在想象区间内的新能源汽车制造商,资本市场也已经把该有的想象空间用完了。

  上一年雄厚的业绩,确实给了马斯克不少信心。因此他预计,特斯拉在2022年的交付量将轻松增长至50%,依靠弗里蒙特和上海两个已建成工厂即可实现这一目标。

  但实际上,要想让产能爬坡,首先要解决供应链和用工方面的问题。据特斯拉方面的数据,目前,弗里蒙特工厂具备60万辆产能,其中包括50万辆的Model 3和Model Y,而上海工厂具有45万辆以上的Model 3和Model Y产能。此外,尽管柏林和得州工厂投产时间延宕,但就目前来看,得州工厂已经在2021年底开始Model Y的试生产,而柏林工厂也已经启动车辆生产设备测试。

  由此看,特斯拉的工厂并不缺乏投产的产能。可即便如此,在疫情仍旧肆虐、供应链并未完全恢复的情况下,特斯拉对于保证产能爬坡并无足够的信心,因此选择了不推出新车型来保证原有车型的产量。

  在张翔看来,特斯拉此举无疑是采取了更为保险的手段。“若要投产新车型,投入必然很高。其次,新车型在市场上的受欢迎程度还未被确定。”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如今特斯拉投产的Model 3和Model Y都是被市场证明的畅销车型,所以特斯拉可以借此机会回收利润,并扩大它的市场占有率。

  若是如此,这就意味着特斯拉要暂时放弃电动皮卡CyberTruck、电动卡车车头Semi和新一代的Roadster跑车等新车型抢占市场的时机。外界认为,早在2019年,特斯拉就有意布局电动皮卡,现在却是“早起赶了个晚集”,给足了美国电动车公司Rivian等对手发展空间。

  钱文颖则不以为然。“特斯拉只是推迟了Cybertruck和Semi 的生产时间,并不是不研发,相关的前期准备还是有在启动的,” 她向记者分析称,这或许是特斯拉的市场策略。

  “2022年是新能源汽车市场比较关键的一年,竞争会进一步加剧,但因为整个市场供应量的不稳定、资源的有限性,公司需要‘田忌赛马’,即以特斯拉现有车型更成熟稳定的生产量,再根据Cybertruck和Semi 的市场需求情况逐步扩产。”钱文颖分析说道。

  1月27日,马斯克向投资者表示,开发Optimus(擎天柱)人型机器人300024)是特斯拉今年最重要的工作之一。“随着时间的推移,Optimus有可能会变得比汽车业务更重要。”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Canalys最新数据显示,2021上半年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中,特斯拉以15%的市场占有率稳居榜首,紧随其后的分别是大众集团和上汽通用五菱集团。从份额来看,特斯拉仍稳稳占据首位,但张翔认为,特斯拉的垄断地位或许很难一直持续。“当新能源汽车市场饱和,或是利润率降低之后,特斯拉只能利用其他产品去占有市场。”他解释道。

  钱文颖认为,尽管目前无法预测人型机器人是否是未来的增长点,但这起码能为特斯拉在资本市场打开新的空间。“从马斯克过往的创业经历来看,他的眼光一直比较有前瞻性。当特斯拉汽车已经步入成熟阶段的轨道,他可能会把精力放到‘更未来’的产品上。”她向记者分析道。

  “新故事”能为特斯拉带来多少动能还是未知数,但可以肯定的是,供应链危机仍是特斯拉发展前路上的阻碍。钱文颖坦言,就目前来说,特斯拉遇到的棘手瓶颈并不少,但预期还是乐观的。“从这家公司的风格来看,长期而言,会是充满突破的。”她说道。

分享: